北汽集团总经理张夕勇:汽车产业在新格局下深化变革

发布时间:2020-12-07

      12月7日,《环球时报》刊登了对北汽集团党委副书记、总经理张夕勇的专访——《汽车产业在新格局下深化改革》。年初突如其来的“新冠肺炎”疫情裹挟着汽车产业正在发生的变革,加重了这个时代的未知色彩。在此背景下,我国提出要加快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。这体现出中国对历史阶段的判断,对未来发展的把握。在外界环境的迅速变化中,汽车产业将发生哪些深刻变化,中国汽车企业又将如何抓住机会打造竞争力,成为我们在2020年末聚焦的问题。张夕勇认为,面对新格局,坚持新发展理念,推动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,对汽车产业来说至关重要。

《环球时报》采访原文如下:

汽车企业发展要抓住三个变革

记者
您认为中国汽车产业应如何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寻找商机?
张夕勇:
     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主要一点是先守住国内主阵地。对汽车企业来说,坚持新发展理念,推动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至关重要。汽车是大宗消费品,汽车企业应该为供给端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,实现质量变革。
汽车市场是充分竞争的市场,企业发展战略要走 “快战略”的轨迹与方式。与产品、市场、竞争相关的战略内容,不能等到5年才调整一次,应当1年左右就做一次调整。这有助于第一时间抓住消费需求,赢得市场竞争的主动权。在动力变革上,说到底是初心和源动力的问题。对企业家来说有两大使命,一个是打破平衡,在市场中胜出;一个是创造不平衡,将资源配置得更有效。这两者对中国车企来说,都是变革的源动力。
      未来5-10年,中国市场、亚太市场仍然会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。守住中国市场,对中国车企来说至关重要。


记者
      在我国“十四五”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中,特别提到产业基础高级化、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明显提高的目标。您能否结合北汽的发展来谈一下产业链提升的问题?
张夕勇:
      北汽主要围绕三点来打造一个高质量的产业链。一方面是以北京海纳川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为主体,提高研发能力,加强自主创新;二是与国内国外其他企业进行联合联盟,跨界创新,这一点日本企业之间的协同值得学习;三是将产学研做好,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,推动知识产权的积累、应用与保护,最终体现在性价比更高的产品上。
      此外,提升产业链水平还要围绕消费者的需求、遵守法规的要求。通过高质量的产业链打造,我们可以助推整车企业的全面发展。

中高端产品对新能源车企至关重要

记者
      前不久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(2021-2035年)》(以下简称“规划”),提出新能源市场发展目标。近来造车新势力市值高涨,特斯拉、蔚来、小鹏等新创品牌市值屡创新高。您认为,目前新能源车企发展到了什么阶段,应重点解决什么问题,最终将形成什么样的格局?
张夕勇:
      通过10年的发展,应该充分肯定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。未来,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进入中考加分题的阶段。新能源汽车成为新高地。
从行业管理角度,我们需要全国一盘棋,提高整体产能利用率,把握总体规划,提升整体投入产出效率。我预测,未来在中国有影响力的新能源企业会有10家左右,分别由2-3家新势力造车企业、3-4家传统车企和2-3家豪华品牌构成,占到7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另外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市场表现是新能源国民车的畅销。这种国民车市场将被一两家头部企业垄断,并长期存在。3-5年之后,中国新能源市场将迎来淘汰赛,头部企业份额增大,劣势企业逐步退出。
记者
      在您看来,新能源汽车未来如何提高产品竞争力?
张夕勇:
      汽车企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。新能源汽车是智能网联最好的载体。购买新能源的人群中年轻人居多。他们喜欢变革,新产品、新技术,而且他们也能把最新技术应用好。抓住年轻人或者说泛Z时代人群的需求,将带给车企很大转变。
记者
      您认为未来燃油汽车的发展趋势是什么? 
张夕勇:
      “规划”中指出,到2025年,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占当年汽车总销量的25%。这说明,届时大部分的在售车型还是传统燃油车。但是,未来燃油车的最大技术突破就是节能减排,是发动机的热效率问题。同时,我们还应提升燃油车的产能利用率,这一数字现在是65%左右。要想做得更好一些,还是要有好产品,并进行科学管理。
Betway精装版      数字化转型将对燃油车的全价值链打通起到积极作用。消费者的用车情况可以实时传递到整车制造企业。这有利于将供应商、经销商、整车企业连接起来,从而有利于了解客户需求、提升产品能力、优化体验。

中国车企需对标一流企业管理

记者
      2022年行业股比将全面放开,同时伴随跨国车企纷纷加码投资中国市场,市场竞争将会进一步加剧。国内车企应如何应对挑战?
张夕勇:
      自身的能力至关重要。若一味依靠合资企业,不可能成为百年老店。股比放开后,对中国企业的现金流会影响很大。对此,中国车企首先要把自主品牌做好,并在未来的合作中扬长避短、优势互补。其中,提高产能利用率是一个方式,外资企业可以不用再为新产品建设新工厂,中国已有的富余工厂可以改造利用。更重要的是在产品研发上,中外双方能否创造新的品牌产品。另外,供应链和零部件的合作会加深。
记者
      您认为,中国车企应该如何应对“外循环”,要重点把握哪些方向?
张夕勇:
Betway精装版      从世界汽车工业130多年的历史看,中国汽车企业全球化这条路必须要走。此外,随着中国技术进步,增长进入新常态,海外市场的开发势在必行。从市场来看,一带一路沿线国家、东盟十国等市场对中国车企走出去至关重要。我们应该开发一些根据当地使用场景、法规要求、消费要求的本地化产品。从车型上,我认为重点应该放在商用车、A级车和SUV这三种上。

(环球时报汽车周刊)